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良平的个人主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征文]四月花泪留人醉  

2005-10-20 20:20:42|  分类: 喻世物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四月花泪留人醉[原创]

  作者:网易评论 文化刺客 版 斑竹 良平

  东北的四月,青黄不接的时节。咋暖还凉,残雪消融,树枝却不见葱茏,枝丫象人的双臂张开着,伸向天空,仿佛是悲祈,又象是挣扎。

  我一个人徘徊在黄昏的大街上,心情象这街道一样,空空荡荡,也许是在酒精的作用下,竟荒唐的想起了杜牧的那首诗“落魄江湖载酒行,楚腰纤细掌中轻,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,我的嘴角飘过一丝苦笑,现在的境遇恐怕四句中只有第一句“落魄江湖载酒行”适合我,其它三句都不沾边儿,“楚腰纤细掌中轻”此时此刻,连青梅竹马,苦恋多年的恋人都离开了我,一介书生的我,下岗落魄之人,纵然有纤细的楚腰湘女,赢弱之手,又怎能轻轻托起;“十年一觉扬州梦”是苦恋十年,可那那里是灯红酒绿的扬州之梦?如今无钱无权的,又怎么可能赢得青楼薄幸之名?

  如烟的往事象一张张黑白照片,萦怀在脑海,泛黄的照片上雕刻着永不腿色的回忆,恍然如梦,我心乱如麻,一个劲儿的在耳鸣,翁翁作响,周围的一切都听不见,依稀的觉得翁翁之中有“啪。啪”的轻响。

  “啪”我给了她一记耳光,这是一小时前发生的事,打的是我青梅竹马的恋人,象一场噩梦击碎了我所有纯真的梦想,这是个再老土再老土也不过的故事,在这片黑土地上早已经司空见惯,下岗的我偶然遇见了下岗的她,开始我还以为是认错了人,我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,在那样的场所,曾经是水一样纯洁的她现在腥唇金发。。。。。。这可曾是我深爱的她?这可曾是当年梳着羊角辨的她?

 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茫然的走在街上,耳畔老是有“啪。啪”的声响。

  “啪”一声清脆的声响,一枚调皮的爆竹落进了一个小女孩的灯笼,“哇”的一声,霞坐在了雪地上,哭的是那样的伤心,又是那样的惊天动地,任凭我怎么哄,也哄不好她,可把我吓坏了,好象是惹了天大的祸,急得直剁脚。

  那是我和她孩提时的一个除夕之夜,我们来到村外小河的冰面上玩耍,我放着鞭炮,她梳着羊角辫,穿着花俏的棉袄,提着心爱的小红灯笼,淘气的我把一枚点燃的鞭炮仍向了她,最后我偷偷到河边的人家,撕下了一片大红的对联,总算才帮霞糊好了被炸坏的灯笼,重新点燃,红红的童话般的灯光,映红一小片雪地和她红红的面颊,仿佛是买火柴的小女孩手中的火柴,映出了一个冬天的童话,她破涕为笑,笑的是那样甜,随后又撅起小嘴气鼓鼓的对我说:“那你以后可不许欺负我,啊?”我们欢笑着一起回家,红红的灯笼照亮了我们来时的路。

  “那你以后可不许欺负我,啊?”多么熟悉的声音,在这样一个四月的雨夜里,依稀仿佛,那是谁?在校园笑里低低语,哦,想起来了,那是我和霞读高2的时候,也是一个这样的季节,不过那年可是个早春的四月,草地已经开始泛青了,“不要说春还没有来,不要再等那天边的云彩,何妨在路边,折一根小草,做两个指环,我们戴。”诗是抄写的,但初恋的感情却是真挚的,我们漫步在校园的草地旁,那小草仿佛也在悄悄细语,诉说着柔情蜜意,她读着我递的纸条,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,闪烁着青春的光辉,只有在古代的仕女图上才能找到,在现在这个物欲纵流的世界上,再也找不到相同的一对儿了。她羞的满脸绯红,就象当年被红灯笼映照的一般,“那你以后可不许欺负我,啊?”今天我才明白,那句话竟是她对我终身的付托。往事已成空,还如一梦中。

  后来送我去省城读书的前一天夜里,我们约定了离别的深刻谁也不许哭泣,可是第二天随着火车的那一声长笛,我分明看到她眼角挂满了泪滴,我微笑的望着她,她赶忙解释说,四月风好大,把沙粒吹进了眼里,我不禁暗暗的想:那风儿和沙粒会不会感到冤屈?

  毕业后,我进入了霞所在的矿物局,东北的大型企业普遍不景气,一天数千名一年多没有开支的我单位职工,自发的来到市政府请愿(这种现象在东北司空见惯),一位副秘书长出来,要求大家选出五位代表进去商谈,其他人解散。我告诉大家,我光棍一条,无牵无挂,加入了五人行列,是夜,我因言辞激烈而被羁留一宿,霞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,打通了关节,获准进去给我送饭,带来了我爱吃的蛤蟆,当时也是个四月,那时的蛤蟆最好吃的,白酒却被没收了,见到我,她哭的象泪人儿似得,因为是那样的环境,那么多人在场,我的心情又是那样的不好,我大声呵斥她:“哭什么?没出息的,哭顶个屁用?!”

  她好努力好努力的克制住了抽泣,含泪的语无伦次的说:“哥,我不是哭啊?不是哭啊,我是感到高兴啊!真没想到,你天生胆小,连个耗子都不敢打,一起上街的时候,有些小流氓招惹我,你从来不敢去打架,今天,真没想到,关键时刻,你竟能挺身而出!我是为你感到高兴啊。”一股感情的巨浪涌上心头,我再也抑制不住眼泪的闸门,也不计较什么人在场了,我们抱头痛哭,连几个办案人员都掉下了眼泪。凌晨3点,我被释放,刚一出门,

  霞就流泪的高兴的扑向了我,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,衣着单薄的她已经浑身冷冷的,在外边等了一夜啊!

  不知什么时候下雨了,感觉到了的时候衣衫已被淋透,好冷啊,一个寒战把我从回忆中惊醒,冷风凄凄,细雨迷离,风雨中我象小船,找不到港湾,觉得这座城市的一切都象现在柏油路上的积水一样的肤浅,“人生愁恨何难免,消魂独我情何限”。

  我一遍遍不停的拨打着她的手机,终于,那端传来了霞那熟悉的悦耳的声音,仿佛是天籁之音,那般的空灵。

  “哥,忘了我吧,我已踏上南下的列车,如果,在一个早春的四月,在这样一个雨夜,你要是看见远处好象有依稀闪烁的烛光,那就是我在远方对你不停的想,如果在这样的雨夜,你在梦里遇见了我,请轻轻的在我的耳畔说:“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”,在怀里紧紧的拥抱我”。

  “啪”电话挂断了,此时的我,已经毫无主张,我象个孩子一样,对着已经挂断的话筒哭喊:“在我心中,你依然完美无瑕”。

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